返回上一级

生活在贫困地区的孩子

2016-06-17

SYRACUSE大学传播摄影硕士,图片编辑,摄影师,摄影活动策划人,出版有中国第一本拍自国外热点战地的个人新闻摄影作品集《波黑:战火浮生》(1995年),主编中国第一本《图片编辑手册》(2003年),为北京电影学院撰写教科书《报道摄影》..

 

    云南,1995.九岁的黄香菜是家里的劳动力,因为需要照顾小弟弟,常常不能正常到学上学.曾璜摄。

 

    云南,1995。在中缅边境劳作的儿童。在贫困地区,许多孩子虽小,但已诚然是家里不可或缺的劳动力。曾璜摄。

 

    云南,1995。幸运得以上学的男生们,将自己砍来的柴火交到学校作为伙食费。曾璜摄。

 

    广西,2002年。曾璜摄

 
    广西,2002。这些幸运得以上学的女童从家到学校常常需要走上几个小时的山路,她们就住宿在教室的阁楼上,自己做饭(下图)曾璜摄。

    广西,2002。曾璜摄

 

    广西,2002。上学路上.曾璜摄

    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拍照

    1995年,我刚转入新/华社中国特稿社工作就接到 一个任务,去争取为联合国儿儿童基金(UNICEF)拍照。当时,联合国儿基会希望到国际上为中国贫困地区的儿童争取到更多的资金,要派遣摄影师去拍摄反 映边远贫困地区儿童生存状况的照片,在联合国纽约总部1996-2000资金分配会议上放映。

    中国方面希望这项任务由中国摄影师来承担,并希望新 华社承担起这项任务。那时,我刚完成“离家的孩子”的拍摄,这组流浪北京的孩子的图片故事以其西方化影像叙事方式,加之我国外系统报道摄影教育的经历和为 国外媒体工作的背景,使儿基会的新闻官员认可了中国摄影师,使新华社超越国外的竞争者,获得了为联合国拍摄的机会。

    这次任务完成,我的单位中国特稿社也赢得了联合国儿 童基金会的信任,成为了它在中国的合作伙伴。这个工作一干就是十多年。这些年,我去过宁夏、甘肃、云南、山西、陕西、新疆、广西、河北、安徽、四川等省份 的几十个国家贫困县,常常在路途中飞机火车汽车地奔波了好几天,只是为了2-3个小时的拍摄机会,有一次在中缅边界上,北京212吉普车是在没有路的斜坡 上开上苗寨的。

    也许有人说,这些照片拍摄的是中国的阴暗面。但是, 在中国还不富裕的现在,在中国儿童获赠率仍低于我们周遍国家的情况下,能为生活在贫困地区儿童从国际上获取成百上千万美圆的援助,尽快改变他们的生存状况 是更务实更重要的考虑。实际上,这些照片的用途也有二方面,一是为申请资金分配时使用,二是向捐款人报告项目实施中资金使用情况和效果。只有当这些孩子的 生存状况得到了改变才可以说我们建设了社会主义新农村。

    东奔西跑的结果就是这些照片为国内外媒体大量采用, 帮助儿基会从国外为中国的儿童获取资助,也为我自己赢得了机会。2003年,国际上创办最早目前也是最大的国际摄影节法国阿尔勒国际摄影节邀请我在它们举 办的“中国之夜”放映了这些年我拍摄的生活在贫困地区孩子的图片故事。

  

    河南,2004年.

    某艾滋病村的一位孩子把玩着一只用过的安全套。当年国家开始向当地的艾滋病人免费发放安全套.曾璜摄

 

    贵州,2004.

    四岁小明的养父曾是当地富甲一方的煤矿主,治疗因燃煤砷超标导致的癌症使他家一贫如洗。中国农村普遍缺乏社会保障体系,出现了许多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家庭。曾璜摄。

 

    广西,2000年。在戒毒所接受治疗年仅十三岁的孩子ZZN.曾璜摄。

 

    贵州,2004。为爷爷送葬归来的孩子。爷爷死于燃煤砷中毒致癌。

 

    山西,2003年。伸出手掌上的皮肤角化表明这些孩子因饮用水砷超标而中毒,他们都将因此导致智力发育受阻,有些人还将因此致癌。曾璜摄。

    一位报刊的摄影总监给我留言中表达了作为媒体从业人员的无奈,因为不能让这些报道见版.

    我以为作为一位摄影师,不能改变这些失职,但终究我们记录下了这些失职,也感谢互联网记录下这些报纸老总们的失职...

 

    四川,2005年.

    28岁的云南姑娘QLY被"介绍"了二次,第一次是嫁到四川,第二次是嫁到河南.与二个丈夫共育有三个儿女,两边的孩子都牵着她的心.曾璜摄.

 

    四川,2005.云南姑娘YSZ被"介绍"到四川已经十多年了,与丈夫育有二个孩子.她背着一袋袋比她还重的的玉米,气喘嘘嘘往返于山岙中的小家和山顶的晒场,"好累哦",她说.曾璜摄.

    20里路有多长?

    摄影:曾璜、文:白旭

    2006年4月1日,星期六,晴,在父母的陪伴下来到兰州市中心东方红广场上嬉戏玩耍的孩子.曾璜摄

 

    2006年3月29日,兰州市郊距东方红广场20里路崖头村学前班的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老鹰捉小鸡".曾璜摄

 

    距兰州市约100公里的某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在尚未平整的操场上上体育课.曾璜摄于2005年10月。

    20里路有多长
    文:白旭
    20里路,是从兰州市郊崖头村到市中心东方红广场的距离。
    20里路究竟有多长?
    开宝马的人说:那是十多分钟的事
    骑自行车的人说:不到一个小时怎么也骑到了
    可是就有这样一群人,这段距离他们可能用一生也走不完.这段路上,他们一直在走着,一代又一代.
    我最喜欢看农村孩子的眼睛,漂亮不漂亮都是纯净的,闪烁着对美好生活的渴望.
    他们有着朴实的梦想.

    “我想当医生,那样村里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得病了,”一个山西夏县的8岁的孩子红着脸说.他的村子里有150多人由于卖血感染了艾滋病.

    “我想当歌星,像‘彝人制造’那样让大家都认识我们的民族,”一个云南纳西族四年级的男孩子大声说.他很喜欢唱歌,嗓音很洪亮.

    “我想当老师,像梁阿姨那样的老师,”一个河南新郑的女孩说.她很漂亮,梳着乌黑的马尾辫.家庭的不幸使她打工流浪到郑州,是梁老师所在的救助中心收留了她.

    我最害怕看农村老人的眼睛,浑浊不浑浊都是沧桑的,包含了太多对生活的无奈.

    那个五十岁的东北农妇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患子宫肌瘤的,因为她一直没钱去医院看病,尽管从2000年她就开始便血.她的儿子在读书,丈夫有精神病,她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她家一年的收入是1000元,而做手术光是输血住院和药物的费用就要6000多元.

    那位六十多岁的甘肃老人每天要喝浓茶吃含有咖啡因的止疼片,这样他才有精神从早上7点在地里干活干到晚上7点.他家里一共9口人,上有八十多的老母亲下有一岁多的小孙子,四代同堂,而维系他们生活的仅仅是3亩贫瘠的土地.

    那个傣族男人很沉默,他已经习惯了在人前掩饰自己的痛苦.他家住在自然保护区边上,辛辛苦苦种下的玉米成了大象的口粮不算,半年前,他的老母亲在自家的玉米地里被野象踩死了.

    我们常常骄傲地宣称:我们是以世界百分之七的耕地,养活了世界上百分之二十一的人口.我们却忽略了,在这百分之七的土地上被晒的黝黑的流着汗的农民,做出了的牺牲.

    大多数我见过的农村人都希望,自己或孩子能到城里去生活.而打工,是他们进城的最普遍的一种方式.我不禁想起了曾经看到过的一张照片:一个农村妇女背着孩子,给一个城里的孩子擦鞋.

    《大/国/寡/民》的作者卢/跃/刚说:严/重的问题不是教育农/民,而是教育城里人。

    套用一下美/国著/名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19/6/3年8月2/8日在首/都华/盛/顿/广/场林/肯纪/念/堂前举行的黑/人集/会上的演讲所用的标题《我有一个梦》:

    我有一个梦,城里的孩子和农村的孩子能够一起游戏,城里的孩子帮农村孩子穿上自己的冰鞋教他们滑冰,而农村孩子则带着城里的孩子一起去喂小猪.

    我有一个梦,农村的孩子能像城里的孩子一样,只要考上就都能读高中,然后平等地根据自己的成绩进入不同的大学.招生的分数线不再由于地区不同而悬殊巨大.

    我有一个梦,有一天,城里的孩子能够有农村孩子一样纯真的眼神,而农村的老人也不要像鲁迅笔下的闰土那样失去眼睛里的光彩.

    我有一个梦想,有一天,农村的孩子都能够走完这20里漫长的路。。。

上一篇:天津市505名社会散居孤儿进入慈善信息库   |    下一篇:比尔·盖茨两度改变世界